葡京娱乐app

   
澳门葡萄京娱乐www.27111.com
首页 > 新闻频道 > 社会 > 正文

高山上的“电保姆”

张伍给卢启珍老人接线,70多岁的卢启珍带着孙子观看。

张伍写有“我是党员”的红色胸牌特别显眼。

蜂子岩下,艰难前行。 

“电保姆”上小寨抢修

10多分钟的活,两小时的路

卢启珍老人的电线断了一天了,得给她接上。

这位78岁的老人自从12年前被电“武装”起来后,就再也离不开电,“甩开了磨子(磨米磨面的农具),丢掉了碓,剁点猪草也都是用电(粉碎机)”。

天气预报说,这几天气温骤降。没电照明、煮饭,气温又降得没章法,张伍担心老人的日常生活会雪上加霜,决定12月5日上山帮老人接线,顺便回访一下,看看张清亮的新房装修得怎样了,山上一寨人还有些什么需求。

12月5日一早,着了工装,背了工具,骑上“贵FKE967”,张伍率先到天生桥上,寄放好摩托,等待同事唐修军。

气温并没像预报所说的那样骤降,只是多了些雾,锁住了山头。卢启珍老人所在的小寨村民组,就躲在一片灰白色悬崖的顶上,海拔至少1800米。

从天生桥上开始,上小寨的路就只一条羊肠小道,得徒步。

同事还在赶来的路上,张伍趁机检查工具、器材,“在山上,就算差一颗螺丝,说找不出来就真找不出来”。尽管明确的任务只是帮卢启珍接线,但山上的事说不准,张伍收了一大包。

唐修军到了,雾也渐渐散去,太阳露出了头。

二人开始上山。一人背工具包,一人背装器材的夹箩。

阳光射在他们的蓝色安全帽上,又弹开来,折射出一个个闪光点。

徒步的路上,大包包村一陈姓小伙打张伍手机,咨询电表报装。张伍操着一口乡村方言,轻言细语,足足说了三四分钟。

张伍的手机是服务号,村办公室有,各村民组的不少人也有,任何时候,任何户主,都可以通过这个手机号找到他。

陈姓小伙建了新房,要落户才有电用,这是一急。陈姓小伙的亲人在浙江遭遇车祸,小伙忙去浙江张罗,这又是一急。

张伍听了,让小伙留下身份证复印件及其它信息,承诺帮忙把报装的事办妥。

挂了电话,张伍从印象里搜罗来电人的形象,老想不起来,就问同事,这才得知是一个老乡的弟弟,但他肯定,这人他一定没见过,否则他肯定对得上号。不过,只要留下身份证复印件,电表肯定得给他装上。

张伍家住在义中河岸上,与小寨所属的大包包村是邻村,房前是义中电站。

义中河水在义中电站发了电后,一头扎进落水洞,进入伏流,从前方一公里外出洞,汇合以且小河的流水形成后河,注入乌江上游的木空河。

当地人依形取名,把盖住伏流的这一段山体取名“天生桥”。宽不盈尺的小路从天生桥上开始,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,忽陡忽缓,一直连通小寨。小寨人下山,张伍等人上山,就只这么一条路。

以且小河有瀑布,后河有伏流。

瀑布、伏流叠加,把美留在了这里,但也把幽壑与峭崖留给了小寨人,阻断了他们出山的路。如果不是照明电在 12年前搭进小寨,那么,小寨与山下的落差就不仅仅是海拔问题——就算有了照明电,今天的小寨也依然有一丝被打入另册一般的尴尬!

进入小寨的羊肠小道,果如山羊的肠子,窄,弯,陡。

路是小寨人从乱石堆中开辟出来的。乱石间长满了各种植物,岩豆藤,野菊花,毛竹,血藤,南天竹,腊梅。一路上的各种小地名,什么凉风洞、大山沟、蜂子岩、薄刀岩,张伍都了如指掌。

3年前,服务小寨的供电人李发奎快要退休了,张伍正好被安排接替李发奎。李发奎带着张伍最后一次徒步上小寨,一路把各种地名都教给了张伍,还把小寨供电线路上容易出问题的重要节点也指给了他。

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各人。

李发奎上不了山以后,张伍就开始在天生桥和小寨之间漫长的羊肠小道上“贴地独行”,一年得有20来次。每一次,张伍在同事的配合下,抄表,送收费单据,清理供电线路上的树枝,处理76户农民随机出现的各种用电问题,没个定数。

到了卢启珍老人的家,张伍只10多分钟就接好了线。问老人灯亮了没,老人在屋里说“亮了”,张伍心里顿时踏实起来,找到了职业存在的自我认同感。

“每次上山,工作时间都没赶路时间多,有时一个维护活可能10多分钟就够了,但上山下山的时间一点也减不下来。”张伍说。

电站边长大的孩子

3岁开始享受电,36岁管发电

“小时候就听老人讲过小寨,说小寨男人不好找媳妇,小寨女人做梦都想嫁到山下去。”直到43岁那年,张伍才见到上辈人口中的这个小寨,才明白老人所言不虚。

那是2015年。张伍是以供电所员工身份去的。

小寨是纳雍县沙包镇大包包村辖下的一个村民组,76户人。纳雍190个未出列贫困村的名单中,就有大包包村的名字。

山高,坡陡,路修不上去,小寨的交通是个问题。

石多,土少,粮产不出来,小寨的脱贫更是个问题。

时间的指针拨回到2006年。

那一年,政府重视,供电部门给力,小寨村民连拖带推,硬把电线杆子搬上山,立了起来。10千伏高压线架进小寨,小寨终于迎来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。

通电那天晚上,卢启珍等村民丢掉世代陪伴的煤油灯,全寨76户人家的男人喝干了几十斤包谷酒……

而小寨人热热闹闹庆祝的通电,张伍3岁那年就悄然享受了。

张伍出生于1972年。

在他出生之前两年,家门前就开始修建义中电站。1975年,家门前的电站开始发电,懵懂的张伍就这样接受了电所带来的文明洗礼。他所得到的电启蒙,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早,都多。导流渠,溢洪口,水坝,闸门,水轮机,发电机,油温,转速……在张伍的词典里,这一个个词汇不是来自书本,而是来自发电房里的那些师傅。

人们都说,多年的邻居成兄弟。因是电站边长大的,张伍对电站以及电站人有特殊感情,哪怕只是一介农民,电站遇到危急,他也会挺身而出。

10多年前的一天深夜,来自电站的一个刺耳声音把梦中的张伍惊醒。

“我侧着耳朵细听,觉得好像是电站发出来的,就赶紧披衣起床,直奔站房。到了那里我终于确认,声音来自水轮机,好像是什么东西裹在涡轮叶片里了。”

值班人员当然也发现了这个反常的声音,正作现场确认。

张伍赶到时,值班人员确定关闭水闸。值班人员是女生,力气小,张伍主动请缨,抱着闸门上的转盘一圈一圈转,转了几十道螺纹,到底把闸门放了下来,奔腾的流水这才安静下来。

流水截住,随后赶到的维护人员从水轮机叶片里抠出一砣锈铁——原来,上游闸门上的一块锈铁掉落,随水进入水轮机,吐不出去,于是在强劲流水中反复击打涡轮叶片。“这种事情如果处理不及时,就会毁了水轮机,那个时候,我就开始懂得,发电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有差池。”

发电机的机组要靠水冷却。一天中午,女值班人员处理冷却水时出了点状况,水势太猛,不堵就会水淹站房,水淹站房最严重的结果是传导电,从而导致大面积灾难。

在没有任何帮衬的情况下,女值班人员只好进入冰冷的水中,用身体去堵进水口,同时声嘶力竭地呼救。张伍听到呼喊,急忙跑到站房,帮关了闸阀。这时的张伍仍然只是电站旁边的一位普通邻居。

2008年初,义中电站改造,此间,他的建议为电站解决了一个大问题,得到了纳雍供电部门的赏识。

说起这建议,张伍至今仍觉得是个创新。他说,原来的发电机机坑处常常伴有积水。积水多了,得用泵抽出,值班人员深更半夜也得抽水。改造时,张伍加装一装置,积水不抽自排,省了力,更重要的是省了心。“就因为我和电站的这么多渊源,2008年下半年纳雍供电才把我招到供电部门,起初当电站副站长,后来当站长。”

2015年,张伍调纳雍供电局乐治供电所,负责沙包片区的供电。老供电人李发奎其他地方都放心,只对小寨放心不下,带着张伍走了一遭,算是交脱了“接力棒”。

就这样,张伍完成了从“发电人”向“供电人”的角色转变。

以前管的是机器,只要懂得调峰调频,谨小慎微,“洪水不漫沟、电机不拉瓦,就行”。

现在,张伍管的是用户。“服务上任何一点不过硬,都损供电形象。”张伍说,“电的事情具有不确定性,今天上山维护好了,明天说不准又有什么问题,还得重新上山。但再折腾,也要去,服务就要有个服务的样子。”

“电保姆”代办“份外事”

“看一头牛是看,看两头牛也是看”

如果要描绘张伍和他的同事,绕不开这几个画面——

行头:安全帽,工具包,工装,耗材……

路径:天生桥,凉风洞,大山沟,蜂子岩……

内容:抄表,装表,收费,维修,清障……

经历:摔倒,冒雨,摸黑,干渴……

苦乐:敬业,愧疚,遗憾……

张伍是沙包镇供电的责任人。沙包镇有18个村,政府管的地盘有多大,“电保姆”张伍服务的地盘就有多大。

前一次上小寨,张伍是帮张清亮勘察新房电路走向布局。

之前,村民刘忠秀给张伍打电话,想让他帮捎几包洗衣粉和盐巴上山。出发前,张伍先装洗衣粉和盐巴再装工具,他怕掉了别人的请托。

小寨的一些老人没办银行代扣,张伍每次上山前都要先到交费窗口垫支,把发票打印出来带上,上山遇到农户就交付脱手,遇不上的话,发票还得带着,哪时遇到人就哪时交割。

这是职业内的代办。

职业外的代办,就是帮助诸如刘忠秀带盐巴、洗衣粉之类的事。这种事,别人请托了,不仅要办,更要办好,“反正看一头牛是看,看两头牛也是看”。

上山一次不容易,帮张清亮勘察线路走向这一次,张伍还打算把10千伏进寨线路上的障碍物清理了。

上山的羊肠小道人迹罕至,只要人不常走,树枝藤蔓几天就封路。为此,张伍备了木棍,枝藤挡道处,就用木棍打断残枝乱藤,辟出路来。

走到大山沟,张伍一个趔趄,摔倒了。“上小寨的路,不是石旮旯中刨出来的,就是石窝窝里填泥垫起来的,走这样的路不摔才怪”。

寨子里的狗熟悉张伍,听见张伍的脚步声,迎头跑来,甩着尾巴,一会跑前,一会跑后,伴着张伍进寨。

“在家没有,清亮?”

“快来,等你半天了。”张清亮正拿着铁瓢炒菜,从门里伸出半个头,算是接应张伍。

张伍放下夹箩,就帮着洗白菜、切洋芋,不像客人,倒像主人。

吃过饭,几个村民提着斧头、锯子赶来,自发帮张伍砍掉挡住进寨电线的树枝。清理完障碍,张伍就帮张清亮设计新房子线路。

下山时天已擦黑。

张伍的妻子李艳说,每次张伍上小寨,不管多晚她都要等他,“生怕他出什么差错,心里悬着挂着,直到他安全回家,眼皮才不跳。”

2008年,张伍在义中电站入职。当年,纳雍遭遇特大冰灾,进入纳雍的高压线断线,全县停电。当时,纳雍分管供电的副县长在电站陪张伍两天两夜,守着发电,供给重要机关,义中电站立了大功。

今年实施低压集抄工程,张伍协助工程队把沙包22个村的工作做在前,就算最边远的小寨也没掉队,张伍成了合格的“南网人”。

但在家里,张伍却不合格。

“我早上四五点钟就起来煮猪食,然后给老人、孩子做早餐,才到工地打小工。”说起张伍,妻子李艳有些埋怨,“家里有个什么事,多希望男人在家拿主意,但他不在。逢年过节,给已故老人供饭,哪家都是男人做,可他不在。这些都不说了,就是孩子回家,想等他吃饭,也难得等到一次。”

“父亲去世早,母亲已经80高龄,可我没好好尽孝。妻子一个人在家也不容易,我欠她们……”张伍说,“曾经也想过放弃这个工作,好好帮家里,但想到小寨、耸古这些高山上的老百姓离不开我这个‘电保姆’,就打消了念头。”

实施低压集抄工程,抄表人“跑腿”的事解放了。但之于小寨,就算不抄表,抢修、维护和清障之类的事也还拽着张伍和他的同事,他们仍要继续在那条又窄又弯又陡的羊肠小道行走……

责任编辑:罗星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